熊猫购彩-首页

                                                              来源:熊猫购彩-首页
                                                              发稿时间:2020-05-27 18:28:12

                                                              “上海模式”下打了一场“有准备之仗”

                                                              如何针对上述问题进行修改?周延礼、孙洁给出了四方面的建议:

                                                              例如,建设我们国家的应急学和战略储备中心,未来(可能的)新的疫情出现,我们能够有所储备。

                                                              朱同玉:我一直比较关注公共卫生体系的建设,连续两三年都做了这方面的提案。今年碰上新冠肺炎疫情,我们对这个提案又有了更深的认识,所以今年还是希望在公共卫生体系建设上出谋划策。

                                                              (一) 所得类型问题。试点政策规定个人领取环节以“其他所得”项目征收个人所得税,新个税法应税所得项目删去了“其他所得”,建议修改原“其他所得”的表述。

                                                              △当地时间5月20日发布的新冠肺炎每日疫情报告(图片来源:世卫组织)

                                                              (四) 凭证扣除问题。试点政策规定“取得工资、薪金所得和连续性劳务报酬所得的个人,应及时将相关凭证提供给扣缴单位,作为税前扣除的凭证”。新个税法简化了扣缴凭证管理,因此建议试点政策缴税时可暂不提供凭证,由纳税人留存相关票据,核查时备用。

                                                              朱同玉近日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表示,今年他带来的提案与公共卫生体系建设有关。他指出,今年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显示出建设国家的应急学和战略储备中心的重要性,同时,加强传染病领域人才培养也尤为重要。

                                                              新京报:你今年的提案主要围绕哪些方面?

                                                              朱同玉:对,传染病领域人才的培养也同样重要。我们以前管传染病院叫“丐帮”,我们很多医生都流失了,很多人才都流失了。在这种情况下,无法有效发挥传染病院的真正作用。所以我们要深挖在背后的原因,迅速弥补这些短板。